偃师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陨圣记 第二十七章 疯和尚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9:17 编辑:笔名

陨圣记 第二十七章 疯和尚

地府追回生死簿残页,请回了地藏王菩萨,而后便是对黑白无常、日夜游神、牛头马面论功行赏。阎王爷高坐宝殿,宣来黑白无常、日夜游神和牛头马面。

阎王看着跪着的六人道:“捉拿妖魂有功,更是取回至宝生死簿残页。加封尔等官职一级,也不用去人间行走了,听闻你们兵器掉落,便随判官去领取兵器一件。”

六人忙跪叩谢恩,随判官去库房领取各自的兵器。

领取了兵刃的六人各司其职的回到各自的岗位,黑无常道:“哥哥,今日我的由六品校尉变为五品的副阴将是借了猴族的生死簿才换来的。我等绝口不停借兵助猴族的事,是否太过于。。。”

白无常笑道:“生死簿本就是我阴司重宝

,他猴族恃强大闹地府撕毁生死簿。这笔账咱们还没跟他们算清楚。没有若井下石猴族就该烧高香。”

“走,今日升了官职理当去酆都城内摆上几桌好酒。好好庆贺庆贺。”白无常得意地道。

阴司内鬼仙要升职,是万万难。既然成了鬼仙,便会有人登名记册,写入功德表。由地府统一管理,然后再上报天庭。再入封神榜。若有官职升迁,更是麻烦,要递交文书与十殿冥王,冥王商议完毕在呈送五方鬼帝,鬼帝在呈送北阴酆都大帝,再有北阴酆都大帝呈送天齐仁圣大帝方可定下。层层下来,非百年不可完成。

十殿冥君要为地藏王菩萨开宴会,一则是説生死簿已经完整,你可以哪凉快哪呆着去。二则请来了阴司所有头有脸的人来给这黑白无常、牛头马面、日夜游神论功行赏,评定升迁的官职。也不至于寒了这六位鬼仙的心。

十殿冥君看着闪闪发光的生死簿心中甚是安慰。掌管人间生死的乃是我等十殿冥王的权利,你地藏王也想来染指万物生死。哼哼,妄想。

生死簿原是掌管世间四大部洲生灵的生死时辰,分为天、地、神、人、鬼,蠃、鳞、毛、羽、昆外加一本猴类,共计十一册。又分生死两卷,后有猴王大闹地府,毁去猴卷,导致生死簿残缺不一。无法掌控世间生死。

如今生死簿与六道轮回融为一体。六道不灭,生死不改。这也是防止将来又有人大闹地府抢夺生死簿。生卷由六道轮回掌控,非大罗金仙不可查看。死卷交由地府打理。拘捕那些将死之人。

阎罗王取出一本随机查看,生死簿内记载生于何时,死于何时。寿岁多少。一目了然。虽不掌生,却能掌死。所谓阎王叫你三更死,绝不留人到五更。阅览完毕,心中满是安慰。叫来判官,令他将生死簿重新整理。

距峡谷外,猴族已经盘桓十日有余,三个妖精的肉也吃的快差不多了,猴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群猴最终靠吃妖肉这近乎野蛮的方式生生数十只猴子变成猴妖,这些猴妖日后多家打磨,练习妖法,必定是猴族的中流砥柱。

迷糊经过十天的休养身体的伤完全好了,又得赤尻马猴传授几套吐纳心法和几套妖族强身健体的功夫。虽然无法和妖精抗衡,却比平常人更加强悍。

猴族依旧没有等来阴司的救兵,赤尻马猴原本就知道这样的结果,不以为意。看看能否借用其他妖王的力量来破解红沙阵,掂量着手中的筹码,发现根本没有可以让其他妖王心动的东西。

迷糊和鱼儿两人朝夕相处,感情是一日千里。清晨,迷糊带着鱼儿来到河边抓鱼,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河鱼很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鱼儿迅速的从水中捞起来。

负责生火的是迷糊,吃不了妖肉,只能自己动手做饭。河鱼的味道很鲜美,尤其是烤到焦黄时候,鱼肉飘香,便把馋嘴的猴二也给吸引过来。三人共这一个火堆烤着飘香的鱼肉。吃的不亦乐乎。

猴二耳尖微微一动,便听到一个声音传来。

“老和尚我今年九千九,不修口来,只修心,酒肉穿肠过,佛祖心头坐。善度有缘人。”三人望去,一个穿的破鞋,破袈裟,破僧帽腰上别着个破葫芦的疯癫老和尚摇摇晃晃的走过来,对着三人稽首道:“老和尚这厢有理了。”

和尚身上的味道大的能熏死蟑螂,双手脏不拉稀,身上的污垢层层见。抓住一只鱼用木棍从鱼口中插入,放在火上烧烤。

鱼儿捂着鼻子往迷糊身边靠了靠。眼神厌恶看着疯和尚道:“你这和尚好生的无礼,也不问问我们,拿起便吃。”

疯和尚咧嘴一笑,露出满嘴的黄牙道:“天予之,吾取之。再説三位都吃饱喝足,老和尚捡些个残羹冷炙填饱肚子而已。若再去向天索取,乃大罪过。”取出腰间的葫芦,摇了摇“咕咚”一声喝下去,一股淡淡的酒香飘了过来。喝完便将葫芦抛过来,迷糊接住葫芦。

和尚做了个请的姿势道:“和尚既然吃你的食物,这便是当回礼。”

迷糊看着满是脏泥的葫芦,便xiǎoxiǎo的泯了口酒,又递给鱼儿和猴二,两人分分摇头,表示不喝。迷糊便把酒葫芦送到老和尚面前道:“我不怎么会喝酒。”

鱼儿满脸鄙夷地道:“你这疯和尚,既吃肉又喝酒。更不守佛门清规,不怕死后下十八层地狱吗?”

“xiǎo僧我修的心禅。”疯和尚见烤鱼已熟,便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鱼儿拉着迷糊坐下来道:“这么脏,你也吃。不怕病从口入吗?”

迷糊笑道:“不怕,我命硬着,刚才哪酒真的很好喝,入口润顺,可为香、醇、浓、绵、甜、净六字均沾,是上等的好酒,可惜我不怎么会喝酒,不然就能和大师一醉方休。”

被迷糊这么一説,鱼儿和猴二都有些心动的看着那酒葫芦,不过疯和尚将酒葫芦塞入嘴里后,他们便打消了想和这个酒的念头。

“大师,若这烤鱼沾些酒香更是美味佳肴。”迷糊建议道。

“哦,有此事?”

疯和尚便往这烤鱼上滴下几滴酒,霎时一股浓烈的香味传了过来,三人的喉咙都不由自主的咕咚吞咽口水。

“果然是别有一番风味。”老和尚风卷残云般的将剩下的鱼肉吃完。用脏不拉稀的袖子擦拭油腻的嘴唇。再美mei的喝上一口美酒。畅快的舒缓一口气。无限美好。

迷糊见老和尚吃饱喝足,开口道:“敢问高僧法号?”

“哈哈,老和尚乃是游戏人间的疯和尚,已无名无姓。”疯和尚道:“倒是老和尚失礼,见着鲜美的鱼肉,食欲大开。还不知三位檀越尊姓大名,罪过,罪过。”

“迷糊。”

“鱼儿。”

“猴二。”

老和尚道:“迷糊檀越为何来这穷山恶水之间,此地本不是你这等良善人家待的地方。速速离开此地。我看此地有大事要发生呀。我看你身边的这位姑娘就非比寻常,五官端正,囊括分明,乃是大富大贵的相貌,且仙缘深厚,将来成就必定不xiǎo。你在看看这猴子,虽为妖类,却懂得人间法理,嗯,看面相嘛,将来不是雄霸一方的霸主,便是叱咤风云的枭雄人物。在看看你。。”老和尚半天憋不出一句话,然后又神神叨叨的念着xiǎo碎嘴,手指掐算起来,最过分的居然脚趾头也动了起来。嘴里不知道在説些什么。

“迷糊哥,咱们回去吧。别离这个疯和尚。”猴二建议道:“我看这和尚疯疯癫癫的,刚才还説自己九千九百岁。若老祖宗发现我偷跑出来,免不了又要挨一顿打。”

如今赤尻马猴严厉约束这猴族的行动,每日里强迫猴族的妖猴练习妖法,增强妖力。猴二则巡视四周,防止有其他妖王偷袭猴族,现在正是猴族命悬一线时候,所有的事情马虎不得。

迷糊diǎndiǎn头,起身微微向前倾斜作揖道:“今日我等还有事,就不在和高僧叨唠。”

老和尚仿佛没有听到迷糊的声音,继续在哪里神神叨叨。鱼儿见了老和尚这般模样,火气噌的下攒起来。

“你这疯和尚不识好歹,与你吃食,也不道声谢,迷糊好生和你道别,居然还目中无人。今天看我不杀了你。”鱼儿欲扑上前去,被迷糊和猴二生生架住。迷糊好言相劝道:“鱼儿太过冲动,这僧人虽然无力,却也是得道的高僧。鲁莽不得。”

“迷糊,你让开,别拦着我。我看这个和尚分明就是个不守清规戒律的酒肉和尚。今天我杀了这个和尚也算是为佛门清理门户。”鱼儿越説越气。

迷糊快有着急不住的趋势,好在有猴二的帮忙,否则鱼儿已经将迷糊甩开,杀向疯和尚。猴二也忙着道:“鱼儿姐姐,别太跟这个和尚一般见识,咱们别在节外生枝。你看迷糊哥都快被你的大力拧折手了。”

迷糊一听立即“哎哟”的叫唤起来,“疼,疼。你轻diǎn。在大力胳膊就断了。”

这话一出,吓得鱼儿立即松手,忙道:“迷糊,你没事吧。刚才是我不好,把你捏疼了。”

“你呀,什么都好,唯独这火爆的脾气要改改。一言不合就要嚷嚷着喊打喊杀。这和尚既然疯疯癫癫,你也莫去惹他便是。他既然有‘酒肉穿肠过,佛祖心头坐’的狡辩,你自然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便是。”

鱼儿眨着闪亮的大眼睛迷惑地道:“什么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疯和尚忽然拍手道:“好一个‘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迷糊檀越天资聪颖,慧根卓绝。和佛门有大渊缘。若皈依佛门更是前途无量。不若今日由贫僧为你剃度引入沙门。修的正果金身万世受人朝贡。”

鱼儿是越听越火,现在居然蛊惑迷糊出家为僧。这和尚着实可恶。

疯和尚又神神叨叨地道:“自古人妖不可恋,天地禁忌也。”

鱼儿杏目睁圆,气的是咬牙切齿:“世界多少美好姻缘便是你们这些个臭和尚给生生破坏了。”

“女施主此言差矣,一具臭皮囊而已,世间百年匆匆而过,轮回苦难多重重。一朝修得大圆满。成仙之后任逍遥。”疯和尚笑吟吟地道。

迷糊和猴二拉着鱼儿便往回走,在説下去非打起来不可。边走边道:“大师,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你我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看法不同。今日就此别过。我等需要赶回去了。”

疯和尚对着三人的背影稽首道:“阿弥陀佛。”

昆明治疗白癫风医院
唐山治疗睾丸炎医院
常德好的白癜风医院
昆明治疗白癜风方法
唐山治疗龟头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