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师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素女寻仙 第518章 侍妾与思想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4:22 编辑:笔名

素女寻仙 第518章 侍妾与思想

说来范筱梵和巫行云在玄黄大陆上真是孤独。

他们是灵武大陆来的修士,又是化神期的修士,带着玄黄大陆种种不可思议的功法、灵丹而来的。

他们的到来,不但让玄黄大陆的修士们知道了外面的世界,还给玄黄大陆的修士带来了福音,正是因为灵武大陆的修士,玄黄大陆修士的修为才得以快速提升。

根本没有想象中的奴役、入侵,抑或是本来奴役了,入侵了,只是身处在下层的修士们还体会不到这种奴役。

他们所见的,就是灵石多了,灵丹多了,法器也多了,修士嘛,只要有这些提升修为的东西,他们哪里管这块大陆谁说的算。

而有切身体会的,不过是一些上层的、原本处于权力顶端的修士,比如玄真派的燕道,王城的欧阳鸥之流。

范筱梵和巫行云这般灵武大陆的修士根本没有把燕道、欧阳鸥之流放在眼里,元婴期的修为,举举手就能灭了一大片,但是既然他们主动示好,也没有必要拒绝。

而玄黄大陆也并非是荒芜之地,迷雾森林里那些上古时代就存在的妖兽着实让后来的灵武大陆的修士惊喜万分,这些妖兽在灵武大陆如今轻易见不到,每一头妖兽身上的材料都是无价的。

随着妖兽的猎杀,迷雾沙漠内迷雾的消退,灵石矿的发现,无边海也出现了,玄黄大陆这时候更像是一个小型的聚宝盆

,这边妖兽身上的材料和开采的各种稀少矿石通过传送阵送到灵武大陆来,换来灵武大陆遍地都是的灵丹,两块大陆都是各取所需。

而玄黄大陆修士中早晚也会出现强者,所以就必须有修士留下来管理。

范筱梵和巫行云是最早过来的,对这里最为熟悉,而范筱梵又坚持留下来,巫行云和范筱梵关系最好,自然也就留下来。

他二人修为到了化神期,提升修为可不是单纯的打坐就可以上去的,还要所谓的机缘。

谁也说不好什么是机缘,但是和高阶妖兽的搏斗往往可以激发人的潜能,很多修士都是在通过和妖兽的战斗后有所感悟,因此修为提升的。

玄黄大陆这边能作为他们二人对手的妖兽如今是少之又少――迷雾沙漠的上古妖兽几乎被消灭殆尽了。

所以这二人一听说无边海内出现了妖兽化形,立刻就赶过来,没有想到惊喜一件接着一件,先是得到了一个特殊的炉鼎,接着遇到了张潇晗这个故人。

张潇晗从来没有将他们当做了不起的前辈那样毕恭毕敬的,突然相见,也没有惧怕,几句话下来,彼此间竟然有了多年不见的朋友的感觉,范筱梵和巫行云都觉得心里和张潇晗说话十分轻松。

抛开修为的差距,彼此捡能说的都说了,张潇晗也知道了仙农洞府的近况,虽然范筱梵有些地方语焉不详。

仙农洞府内的灵气依旧是其它地方的两倍有余,在那里修炼事半功倍,外围还是凡人居住,同张潇晗先前的布置一样,内里有些许的变化。

真如先前所知,现在仙农洞府的琐事主要由玄真派在打理,自己走时留下的那些人也在,不过又回归到欧阳鸥手下,和玄真派在仙农洞府成遥遥相对的状态,只不过仙农洞府内同样有规矩,禁制一切打斗,所以十多年来相安无事。

再说,最主要的收获都攥在范筱梵和巫行云手里,在他二人眼皮子下,绝对的力量之下,燕道也好,欧阳鸥也罢,还是不敢玩什么心眼的。

听着仙农洞府的这些事情,张潇晗有一种局外人的感觉,仙农洞府离她太遥远了。

“我说张老板,你也真能躲,我们找了你十多年,要不是云凤,还找不到你。”巫行云歪坐在椅子上,一副痞子相。

“找我干什么啊?”张潇晗不解道:“你们两位大人,我是惹不起只好躲得起的。”

“嗤!”巫行云冷笑一下:“你惹不起,不过话说来,也亏得你躲了十多年,若非老范庇护,十多年前我就能……那个……哈哈。”

瞧见范筱梵不愉的目光,巫行云及时将剩下的话收回去。

张潇晗不以为意,十几年前的事情了,过去了好久,当时自己不也是恨不得杀掉他们吗?也是亏得小宝没有大碍,不然这仇肯定是结下的。

范筱梵咳嗽了一声道:“张……道友,你到灵武城可是有什么打算?”

这个更是不用隐瞒的,张潇晗坦然道:“我修为到了结丹后期巅峰,便不能寸进了,可是我还根本不了解怎么凝婴,只好到灵武城来碰碰运气,想要购得一本和凝婴有关的心得之类的东西,或者灵丹。”

巫行云奇道:“凝丹的心得灵武城怎么会有,只要是和进阶有关的,大多都是在仙农洞府出售的,你不会不知道这点吧?”

范筱梵也点点头,同样不解地望着张潇晗,张潇晗没好气地说道:“我去仙农洞府啊,去自投罗啊,谁知道你们满大陆地找我是为了什么?”

三人便都笑了,也是,他们一直在找寻张潇晗的下落,前一段时间是因为师门听说仙农洞府的事情很是震怒,后来师门的人回去了,寻找张潇晗的事情便也就不了了之了。

范筱梵随手摸出一枚玉简刚要抵在额头,又停下来,瞧着张潇晗,脸上似笑非笑:“说来凝婴的心得,我和小巫都是过来人,给你一份心得也未为不可,而凝婴时所需要的几种灵药,我们手里也都有,不过你拿什么来交换呢?”

张潇晗瞧着范筱梵的架势,苦笑一下:“整个玄黄大陆都要成了你们二位的了,我还有什么可以交换的?”

范筱梵还没有说话,巫行云跳起来怪叫道:“有啊,我刚刚收了一个侍妾,老范还是孤身一人,不如你就做了老范的侍妾好了。”

话一出口,立时就觉得周围的温度仿佛降了几度似的,张潇晗脸上的笑意随着他的话音变得冰冷冷的,待他话音一落,人已经站起来,冷冰冰道:“二位前辈化神期修为,不日就会修神渡劫,以至于飞升,晚辈小小一介女修,不敢高攀,告辞了。”

见到张潇晗这么一副冰冷的样子,巫行云楞了一下,怎么了,若是他们灵武大陆,化神期的修士收一个结丹期的修士做侍妾,那可是天大的面子。

要知道,有一个化神期的前辈指导修炼,可是比独自摸索强不知道多少倍的,再说了,哪一个化神期的修士不是身家颇丰的,手指头里漏点东西就够结丹期修士用的了,能够给化神期修士做侍妾,那也是一种福分。

他也是看着范筱梵似乎对张潇晗有意才说的,换个人,他还懒得说呢,可是张潇晗竟然不愿意,还冷下脸来。

巫行云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冷过,整个玄黄大陆的哪一个修士见到他不是客客气气的,今个给张潇晗三分面子她就开起染坊来,竟然敢落自己的面子,当下脸一沉,伸手一拦:“怎么,给我范师兄做侍妾还辱没了你张老板不曾?”

范筱梵一听到巫行云的话时就觉得不好,他没有忘记十几年前在迷雾沙漠内自己所说的话,那时自己就有意收张潇晗作侍妾,可是竟然被拒绝了,今天巫行云提起这个话头,他刚想制止,又停下来。

心里竟然有了一点点的念想,这么个脾气秉性还真对自己的胃口,待到张潇晗拒绝,巫行云恼怒,范筱梵的嘴角还是扬起笑意,仿佛这件事情跟他没有半分关系一样,他就是一个看戏的。

见到巫行云拦住自己,张潇晗就冷冷道:“晚辈修为低下不假,可是做人还是有一番志气的,不会为了虚无缥缈的长生,或者眼前可见的利益就卖掉自己,巫前辈若是心存这种念头,那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还是就此别过。”

张潇晗的话让巫行云大感意外,感情她是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啊,便脸色一松笑起来:“什么卖不卖的,你弄错我的意思了,给我们老范做侍妾,那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最起码眼前你凝婴就是轻松之极的事情,以后修为提升也会一路顺畅。”

说着还得意地瞟一眼范筱梵,一副我猜透了你的心思的模样。

张潇晗顺着巫行云的眼光望过去,范筱梵还是那么懒洋洋地笑着,没有半分愿意或是不愿意的表情,就好像是一个看戏的。

心中的怒气忽然间就消散了,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自然有不同的人生观,自己心中所想的他们又怎么能明了?正如巫行云所说的,换做他人能够给范筱梵做侍妾,怕是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拒绝,和这样的人生气真是犯不着。

见到张潇晗脸上的怒气忽然间消散了,范筱梵不由坐直了身子,怎么,她答应了?

张潇晗叹口气,颇为语重心长道:“二位,不是每一个女修都愿意给化神期修士做侍妾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思想,并非你以为对的就是对的,你以为好的就是好的。”rs

牡丹江好的妇科医院
湘潭妇科医院
防城港治疗睾丸炎费用
牡丹江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湘潭妇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