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师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法网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8:13:58 编辑:笔名

飞机驶入跑道,缓缓地滑动着,接近了起飞线,轰隆一声,发动机全速推动,紧接着,机头一扬,旅客便驶上了蓝天。  起起伏伏,几匝盘旋,到达预定高度,驾驶员锁定航标,直飞西部欧洲方向,朝着世界金融中心——特尔福翱翔。  天上景色万千。铁鹰的翅膀忽忽悠悠地浮在空中,载着二百多名乘客的好奇、担心、幸福与前程,一忽儿扶摇直上,一忽儿平稳滑行,一忽儿有蓦然沉下去,让人的心提起来,惊心动魄地望着窗外。看到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以及高空鸟瞰下的广阔壮美的山川,平展展的绿地,如蝼蚁般的车马行人,人们才感到自己是在腾云驾雾,是在遨击长空,心中的自豪油然而生。  乘坐这架飞机的有中国山省赴欧招商团的成员,包括省长、各市的市长和企业领导。这些人坐在前舱里,开始还有说有笑,过不多会儿便闷声不响昏昏入睡了。  “唉!醒醒,醒醒。”省长伸过手来,拍着登莱市市长王瑞相的肩头。  “啊!省长,什么事?”王瑞相睁开惺忪的眼睛,瞅了一眼窗外漂泊的云彩。  “瑞相,听说你毕业于兰斯高等工商管理学院?”  “嗯,是专门培养工商硕士的学校。怎么了?”  “那,这工商硕士的进修课程跟一般大学不一样吧?”  “哎呦喂,我的大省长,我进修的课程不是人们通常说的那种工商硕士课程,是行政人员工商管理硕士。”  “呵呵!反正都是硕士学位,寒窗几度,有熟人吧?”  “嗯,是有熟人。招商引资那是不能靠走后门呀!”  “那指定存在些个感情因素吧。如果碰到了当年的同窗好友,谈起生意来比我们强多了嘛!”  “也不见得,人家一看你这位大省长来了,那才有可信度呐!”  “嗨,充其量我也不过做点宣传推动工作。要从资本家那儿搞到资金不会那么容易的。”  “省长这高级职务不行的话,那我这市长更玩完了!”  “瑞相,甭兜圈子嘛!”  “谁敢跟你省长打马虎眼?您有什么指示?”  “瑞相,咱这招商团责任重大呀!回去的时候,如果向省委交一纸空文,那是万万不行的!”  “有你省长带队,我可是轻松多了,另有专家、企业家什么的,我是一百个放心啊!”  “喂,瑞相,咱说说正事啊,对本次考察你有什么高见?”  “省长,咱们旅欧第一站怎么选在巴特基尔?”  “你什么意思?”  “应该去万和金融区呀!”  “万和?”  “对呀,省长你看……”王瑞相展开一张法国地图。  “省长,你顺着罗讷河这条线看,巴黎、罗讷、阿尔卑斯区。法国重要工业区里昂区的核心,是一个以工业为主的现代化城市,第二产业就业人口占总就业人口的45%,第三产业的就业比例处于次要地位,在同样规模的法国城市中是比较特殊的。制造业部门多样,以机械、化学、纺织为主,能源(炼油、电力)、冶金、食品工业也占一定比重。机械工业以汽车、电机生产最重要。工业区主要分布在市郊,北部为纺织工业区,南部为化学工业基地,东南部卫星城韦尼雪是重要的汽车工业基地之一。近年第三产业也有发展,特别是银行业、商业有较好的基础。交通设施良好,是重要的铁路、公路、航空和水运枢纽,高速公路和铁路连接巴黎、马赛和格勒诺布尔。这都是名城啊,全法的大型工业企业,三分之一都聚集在这里。他们的营业额以前全都在300亿法郎以上。”  “这儿正是南特市,位于法国西部大西洋沿岸,南特经济门类齐全,工业、金融、贸易等产业发达。啊,我想起来了,在法国,人们称这儿是‘金窝子’啊。”  “过去是。现在可不同了。像豪尔有限公司,是以能源、化工为主业的,万联股份公司,是以钢铁、机械制造业为主,藤森斯特股份公司,以机器与设备制造为主业……他们的大本营都设在这儿。我的意思是,这个地区跟我们省的情况相近。”  “哎,也就是与你们的沂春的情况相近是吧?”省长哈哈大笑起来,“咱们省驻巴办事处就在巴特基尔呀。吃住方便呐。当然,必要时,我们就去一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嘛。”  “省长,无论你去还是不去,我肯定要去的,宁可牺牲一天的观光时间。”  “好嘛,瑞相,你的确高姿态。我可提醒你啊,不管其它市的结果怎么样,你的钢铁公司、矿山机械厂,这一次,你一定要给我拿回欧元来!”  听得省长这一番话,王瑞相沉不住气了。本想在睡一觉的,可王瑞相睡意却飞到九霄云外了    乌尔·斯特长着一张中国演员祝新运那样的娃娃脸,四十几岁的人了,却显得十分年轻。听到老同学王瑞相不期而至,他十分高兴,并且做了非常周到的接待安排。  乌尔·斯特早已让秘书整理好了会客室。  王瑞相、林宗和金登科已经走了三家公司,都不是很理想。  乌尔·斯特所在的埃林公司曾经向沂春矿山机械公司和沂春钢铁公司销售过几百万法郎的设备,并派专家安装调试。乌尔·斯特在兰斯高等工商管理学院学习时与王瑞相关系甚笃,他们公司做了投资亚洲两亿欧元的计划,尚未找到合作伙伴,果然与中国沂春谈成,那可是两全其美的大好事。  上午九点,王瑞相他们准时找到了埃林股份有限公司总部大楼,乌尔·斯特按中国礼节已于八点五十分等候在大门口迎接。老同学相见,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接着,各自介绍了各家的工作人员。九点半,洽谈开始。  “在商言商。”乌尔·斯特与客人一番寒暄之后,以一句很得体的中国话纳入商谈,“老同学,咱们是各为其主呀!要是话不投机,但不要伤了咱俩同窗的友情。”  “乌尔·斯特先生,你挺风趣幽默的啊!”林总不失时机地竖起大拇指赞赏道。  “什么风趣幽默的?干脆直奔主题算了。”金登科不耐烦地咕哝了一句。  别人虽然不曾理会他的插嘴,但也产生了不和谐的格调。  王瑞祥的法语很地道,不用翻译,直接与乌尔·斯特谈了起来。  “我们对你们的情况颇感兴趣。”乌尔·斯特微笑着说“各位先生,我们公司的意图是,无论通过什么方式合资,我们年投资回报率为22%。”  “老同学,恕我无礼!”王瑞祥很不客气地说“贵公司是投资还放高利贷?”  “高利贷?哈哈哈…….”乌尔·斯特随之大笑起来,“王先生,这是我们投资贵国谋求回报率的保守数字。”  “不对吧!”精明的老林翻出了记录簿,“请看贵公司的股票指数,再看看贵国的存款利率和证券行情表,你们投资的最大率不会超过13.9%。我想知道贵公司的22%的依据是什么!”  “王先生,”老底儿被捅破,乌尔·斯特甩了一甩一头金发,依然微笑着“你们几位,不像是中国的官员倒像是谈判专家。”  “乌尔·斯特先生,你认为中国官员是怎样一种形象呢?”  “我们所接触的中国官员,他们不懂企业管理,也不关心股东利益。你们国有企业的股东是政府,对吧。这些官员在不平等的合资意向方面就敢拍板。”  “乌尔·斯特先生,那是极个别现象。而我们这些人绝不是你想象的那种‘蛋白质’!”  “什么?蛋白质?”乌尔·斯特睁大了一双碧眼。  “简单地说,就是‘呆傻’的意思。”王瑞相解释道。   什么呆傻?就你聪明!金登科白了王瑞相一眼,心中骂道。  “啊哈!贵国的词汇倒是挺丰富的,就是资金匮乏呀!”乌尔·斯特还是微笑着说,话里话外带有点儿嘲讽意味。  “我们国家词汇丰富,国土辽阔,资源富足,国库储备良多。我们呐,就是想借梯上楼。中国有句古诗: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王瑞相反唇相讥。  乌尔·斯特领略了昔日老同学的厉害,一如既往地笑着说:“中国是块大肥肉,不过,没有人能啃得动。可是……”乌尔·斯特略带傲慢地继续说,“合作嘛,就是要讨得双赢,我们也不是投资要回报吗。理都是一个理。是吧?与我们合资,我们就要考虑能不能划得来,划得来我们就干,划不来我们可以另选合作对象。”  “那当然啦!谁也不是白痴!”王瑞相步步紧逼。  “22%是高了一些。据我们公司驻你们的钢铁公司的专家讲,你们搞节能减排的技术改造很需要钱。你们的冶炼设备再不进行改造,产品质量上不去,能耗就减不下来,你们的钢产品不仅被市场淘汰,而且贵国政府也不可能让你们再瞎折腾了!”  “这个不得不承认。”王瑞相感觉这个老同学所乌尔·斯特掌握的情况着实厉害,“可是,贵公司是不是想来一个‘乘人之危’?”  又一个新词汇,乌尔·斯特不大明白,翻译连忙解释了一番。意识到了这句成语的分量,乌尔·斯特仍然微笑着说:“这,我们不会这么做的,对老同学不干不道德的事。”  “那末,如果贵公司有诚意,请收回这个22%。”王瑞相说,“我们是需要资金,不过,还没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这个22%我们可以考虑收回。”乌尔·斯特肯定地点着头。看来,在这类问题上他有发言权,“那你们的底牌呢?”  “不影响你们最高利润的13.9%。”王瑞相随口说道。  “好吧,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我可以向董事长传达你们的意见,必要时,你可以直接与我们的董事长洽谈。”  “谢谢!”王瑞相站起来,主动与乌尔·斯特握别。  在下午的谈判桌上,气氛变得格外友好起来。  董事长加利斯,这位幕后人物最终路面了。  此人五十岁左右,高大肥硕,脸上耷拉着几绺灰白的头发。说起话来显得有些笨拙,但却带着一种命令口吻。为了做生意,他圆滑世故,外表倒显得热情、温和、谦逊和极有修养。他见到王瑞相,不谈回报率,不谈投资额度,一个劲儿地吹嘘他的部下乌尔·斯特多么多么能干,夸奖兰斯高等工商管理学院培养了一批多么优秀的企业人才!这些话表面是称赞部下,实际上是变着法赞赏王瑞相。接着他又表白了自己与本市市长的特殊友谊,还说晚上要请省长去吃法国大餐等等。  胡乱白话了一场,加利斯董事长才转到正题上。   “哦,二位先生,”加利斯闪动着狡黠的小眼睛,盯着老金和林总,“请问你们身份?”   “中国沂春矿山机械公司总经理。”老林挺起胸脯,说到自己的公司及其骄傲。   “中国沂春市委副书记。”报出自己的头衔,话语里透出引以为自豪的神态。   “Oh!好!好!都是腕级人物。”加利斯不无平淡地说,“那么,你们与你们的董事长是什么关系?”  “我们的企业是政府控股,政府有权监督我们。”  “政府是一个虚幻的概念,我要的是人格化了的监督者。你们的董事、董事长在哪里呢?”  “他们的董事长是我。”王瑞相毫不犹豫地接过这个话茬,“我代表国家代表人民监督他们的管理,以维护国有资产的安全运营。加利斯先生,如果贵公司投资沂春企业,你也是这些企业的董事,你我都可以发挥自己的优势更为完好地管理这些企业!”  “王先生,既然这样,我不客气地问一句,你敢为我们的投资担保吗?”老加利斯会心地笑了一下。  “对不起,加利斯先生,中国的法律不允许为企业担保。但是,我以政府的名义,可以找到可靠的担保人。”  “王先生,你很有智慧。”接着,加利斯提出一个刁钻的问题,“就算我信任你,我可不可以问你这样一个问题:你的任职期限?”  “五年。今年是第一年。”  “第一年。好!王先生,按照惯例,我要派人到贵国详细了解你的任职情况。只要王先生稳坐市长宝座,我的投资将会准时到位。如果王先生遭到不测,恕我直言,我们的协议将会大打折扣。”  “好!一言为定。”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一个具有特殊价值的意向协议签订了:  埃林股份有限公司投资中国沂春钢铁公司、中国沂春矿山机械公司两亿欧元。其中,60%为设备投资,投资利率不低于13.7%,40%为现金投资,回报率不低于13.9%。协议在埃林股份有限公司对中国沂春市市长王瑞相的任职资信调查结束后正式生效。  “哈哈哈……两亿欧元!简直是一张金牌协议呀!”省长得知后,登时笑逐颜开。    厚重密实的窗帘,隔断了外面喧闹的世界。低回的音乐声,在海绿色的包间里流淌,与装点屋饰的一簇簇美女樱组成了一道别致的溢满域外情调的风景。  身着黑白相间套装的外国小姐侍立在一旁。老孙瞅着这些华贵的“海绿色包房”心里不是很满意。在他看来,“海绿色”充满了深不可测的色彩。四百美元的入房费,哪个地方能定这么高的价位?可身置此地,所享受的不过是几碟外国冷菜,几瓶矮把子果酒。站在身边的这位侍女自然是洋味十足,可是,她不会说汉语,只会说“您好”,“请用餐”,“对不起”三个简单客套话。还不如他计划生育培训中心的那位餐厅小姐,那个小女孩,长了一双剑眉,两只大眼睛。见了他孙主任的面,两只眼睛就熠熠生辉,娇气逼人,餐桌上的她,打情骂俏,撒娇调笑,很是老到,不把他这位“一把手”怂恿得烂醉绝不罢休。 共 842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几个事项预防不孕不育
昆明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儿童癫痫的饮食应注意什么

上一篇:冬日的晨光1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