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师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810章

发布时间:2019-10-16 22:06:41 编辑:笔名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810章

倪佳丽正要将钱递出去时,于致远突然道,“这位大哥,没发票收据也没关系,能不能给我们写个收条,我们有用。”

“收条?”中年男子疑惑的看了于志远一眼,“随便拿张纸写就行?”

“恩,随便拿张纸写就行。”于致远点了点头。

“兄弟,麻烦帮我们写下哈,我们回去有用,要报销,你懂的。”苗袁亮这时候也走上来,从口袋里拿出烟给对方点上。

“那行吧,我给你们写一张。”中年男子抽着烟,态度也好上不少,当然,最主要的是他看到倪佳丽手上已经拿着两百块。

从包里拿出一个小本子,从里头撕下一张纸,中年男子想了想,问道,”这收条得怎么写呢。“

”大概写下就行,反正大概意思就是钓鱼收管理费五十块钱啥的。”于致远笑眯眯的道。

“对头,就是管理费,还是你们这些吃公家饭的人会想,瞧瞧,随便就能整个名头出来。”

中年男子说着,已经开始写了起来,于致远却是被对方的话给吓了一跳,这人眼光这么毒,一眼就看出他们是体制内的人?

“你们这些人啊,一看就知道是吃公家饭的,花点钱都想着报销,啧,还是国家的钱好坑啊。”中年男子嘴上说着,把手头已经写好的收条拿给了于致远。

倪佳丽见于致远收起了收条,不动声色的看了陈兴一眼,这时候也不废话,把两百块给了对方,

中年男子收了钱后哼着小曲儿离开,倪佳丽重新走到陈兴身旁,目光在于致远和苗袁亮两人身上扫了一眼,倪佳丽不用想也知道刚才肯定是陈兴授意的,否则两人不会主动那么干,就是不知道陈兴最后会怎么做。

“以前我来过好几次,都没听说过要收钱的,也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要收费了。”倪佳丽找话说着。

”倪总,你都一年没来了,发生点啥变化也是正常。“于致远接话道。

”收钱倒是没什么,关键是这收的不明不白的。”倪佳丽笑了笑,“陈市长,有个问题我一直没搞明白,像这些河流啊、湖泊啊,到底归谁管?”

“有管理权限的部门多着,这要看具体涉及到哪一种行政管理权,不过咱们江城境内没有大江大湖,也没大的河流流域,所以市里并没有设立专门的湖泊管理局来管理这些水资源,像有的地方有大江大湖的,都有设立专门的湖泊管理局,类似咱们江城这种情况,对河、湖的管理,水利局、国土资源局都有相应的管理权限,当然,涉及到其他部门权限的,那其他部门也有相应的行政管理权限。”陈兴笑道。

“这也太复杂了,就一个湖,管理起来还那么复杂。”倪佳丽撇嘴道。

“职责管理权限的划分是有些负杂,有些更是相冲突,但国内的实际情况就是这样。”陈兴笑笑,“其实有些权限的划分也是必须的,你比如在湖里死了人,那要归水利局管还是国土资源局管?都不行,得归公安局管,所以涉及到自己职责范围内的,公安局也有相应的权限。”

倪佳丽听到陈兴这么讲,想想也还真是,要说河水湖泊大都归水利局和国土资源局管倒能理解,但要在里头死了人,那水利局和国土资源局的确就管不上了。

几人继续钓着鱼,倪佳丽也绝口不提刚才于致远向那中年男子索要收条的事,虽然不知道陈兴想要干嘛,但对这些乱收费的人来说,显然不会是什么好事,倪佳丽倒是乐得见到这种情况出现。

“有了,有了。”陈兴突然神色一动,二话不说就将鱼竿拉了起来,果不其然,一条鱼已经上钩,虽然不大,但却是今天的第一个收获。

“哎呀,陈市长,您可真厉害,第一个钓上鱼的还是您。”倪佳丽笑道。

“运气。”陈兴笑了起来,心情颇为不错。

“我刚刚去租钓具,那边的大排档和饭店就有帮人加工钓上来的鱼的,看是要水煮还是烧烤,凭自己选择

。”苗袁亮笑道。

“是嘛,那咱们争气点,多钓几条,晚上的晚餐就有了。”陈兴笑道。

“可不是嘛,水煮活鱼做一份,蒸鱼做一份,烤全鱼也做一份,晚上就吃全鱼宴了。”倪佳丽兴致勃勃的道。

“要做烤全鱼,可得钓一条大点的。”于致远插话道。

几人说说笑笑,一直到了傍晚,收获颇丰,钓上来六七条鱼,旁边有路过的人看到,连说几人运气不错,有的人可是一下午都没啥收获,不过也有厉害的钓友,收获很多。

“我看晚上的全鱼宴不只有着落了,还能剩下。”几人提着装鱼的水往湖边的大排档走去时,陈兴笑道。

“那就带回去吃。”倪佳丽笑道。

到了大排档,几人一问,才知道这边的饭店和大排档也有向顾客回收鱼的,顾客宰不完的鱼可以直接卖给大排档或者饭店。

“加工费倒是不便宜。”倪佳丽问下了价格后说道,虽然由他们自个提供鱼,但大排档帮忙加工料理,收费却是不低。

“难得来一次,贵就贵吧。”陈兴笑笑。

倪佳丽闻言,也没说什么,钱是小事,关键是陈兴高兴就好。

一份水煮鱼,一份蒸的鱼,一份烤全鱼,再另外加两个小菜,几人晚餐就凑全了。

于致远坐在陈兴身旁,看到老板亲自过来倒水,看似随意的问道,“老板,这边收费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以前过来钓鱼不用钱的嘛。”

“还不是旁边的村民自个收的钱,说这砚山湖里的鱼苗是他们放的,不能让人免费钓。”老板是个四五十岁的汉子,身材魁梧,听到于致远问,想也不想就答道。

“既然是人家放的鱼苗,那确实没有让人免费钓的道理。”于致远恍然。

“蒙人的呢,他们哪里往这砚山湖放过鱼苗,不过是故意收钱找的借口罢了。”老板撇撇嘴,“就说我这大排档吧,开在这里也得交钱呢,既要租金又要管理费。”

老板显然颇有怨气,说完还低声咒骂了两句。

“老板,那就奇怪了,这钱是谁收的?”

“旁边这村是果水村,钱是村委会收的,至于最后到哪里去谁知道呢,以前也有人抗议过,还找来了电视台曝光,说是非法收费,但一点用也没有,听说人家村里的关系硬着呢,水利局和国土资源局都有人。”

“这样啊。”于致远点了点头,问了这些,他也不吭声了。

一旁的倪佳丽美眸转动着,目光不时的从陈兴身上扫过,脸上带着莫名的笑容,心想陈兴对这种事果然不会坐视不理。

忻州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抚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江西治疗白斑病费用

忻州治疗阴道炎方法

抚州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冠心病的初期症状

止泻吃什么东西效果好

止泻的最快方法

最快的止泻方法

家庭老人常备药
居家旅行出行必备药物
老年人出行必备品药物
老年人家庭常备哪些药